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责任投资还会继续得到支持吗?

2020-06-22 11:31:11 来源:互联网 浏览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最近几年,责任投资(ESG)越来越引起投资界的广泛关注。一些大型的职业投资机构,做出表率号召投资者们不要去购买那些对环境或者社会不友好,或者治理水平不高的公司股票。典型的负面例子有:烟草公司、煤矿公司、军火公司等。

  比如今年3月,日本政府养老基金(GPIF)、美国加州教师退休金(CalSTRS)和英国大学教师退休基金联合发出声明,指为了造福子孙后代,那些只关注短期财务指标而忽略了长期发展机遇的上市公司将不再是他们的关注重点。作为大型机构投资人,他们将来会更愿意与在投资过程中整合了ESG因素的基金公司合作。这三家机构的资产管理规模加起来大约有1.66万亿美元左右,因此其声明对于职业投资界产生了一定影响。

  然而,2020第一季度开始的COVID-19疫情大流行,为各个行业带来了难以逆转的剧烈变化。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责任投资。由于全球各大央行纷纷把基准利率下调到零,甚至是负数,严重影响了各国的大型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养老金的投资回报。在这种环境下,责任投资还会继续受到行业内主要投资者们的支持吗?

  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我们需要首先搞清楚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投资ESG公司能否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投资回报?

  说到底,只要是投资机构,其业绩衡量的最重要标准,就是其投资回报。从理论上来说,没有人会反对投资那些对自然环境和人类健康更友好的公司股票。然而在现实中,如果这个目标和投资回报发生矛盾,那么执行起来的阻力就会大得多。

  从历史上来看,投资回报和公司责任之间关系并不明显,甚至互相倒过来。举例来说,中国最赚钱的公司,既不是两桶油,也不是四大行,而是没有上市的中国烟草总公司。中国烟草在2018年的利润为11000多亿,约相当于当年的4个工商银行和20个阿里巴巴。

  这也不是中国独有的情况。举例来说,从1900年算起到2019年,在这100多年间,美国股市的平均回报,大约为每年9.6%左右。而同期表现最好的行业,则是烟草行业,年回报为14.2%左右,比市场平均回报高出4.6%左右。英国股市的情况也差不多,在过去百年中表现最好的行业,就是酿酒和烟草。

  这些例子表明,在投资中加入道德判断,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为了推动ESG投资,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养老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从2006年开始推出非投资列表,排除那些对环境有害,或者治理水平存疑的公司。其内部的统计显示,从2006年到2019年,该基金的累计投资回报,因为这个原因受损1.1%左右,平均大约每年0.085%。这个成本乍看上去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乘以主权基金庞大的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规模,其实也很不小。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投资界对于ESG的争议从来没有中断过。比如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对于社会和环境的责任,不应该强加在企业和投资人身上。企业的本质,是为股东追求盈利最大化。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说过: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提高利润。

  投资活动,也遵从类似的逻辑。投资的目的,是追求长期的高回报。市场中存在的“无形的手”,能够在每个个人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自然而然地做到资源最优分配。在追求高回报之外加入其他社会责任目标,只会增加混淆和混乱,最后落得既没有实现回报最大化,也没有提高社会责任标准。

  在追求更好的投资回报,和更高的道德标准之间,是否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由于企业和机构的逐利本性,责任投资是否注定前途叵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没必要过分悲观。

  举例来说,最近有研究(Welch and Yoon, 2020)显示,虽然单纯的投资ESG公司无法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投资回报,但是如果把ESG水平和公司员工的满意度结合起来,去购买那些员工满意程度更高的ESG公司股票,那么投资者就可以获得阿尔法,即超额回报。研究人员在互联网上收集并统计了员工对于本公司的满意度评价,然后结合ESG标准,选出综合评分最高的一组股票。这部分股票的投资回报,比那些员工满意程度比较低的股票回报,高出5.8%左右。

  该研究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一种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投资者既可以继续追求更高的道德标准,摒弃那些不符合其价值观的公司股票,同时也能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当然,这里的员工满意度只是可以考虑的额外的筛选标准之一,但绝非唯一的标准。

  责任投资,出发点是为净化环境,提高公司整体治理水平贡献一份力量。但是在现实中,如何赢得更多的投资者认同,达到实实在在的效果,则是一门大学问。我们应该更多地去研究并尝试各种富有创意的想法,力求达到提高投资回报和社会责任的双重目标,通过投资为人类造福。

  文章来自互联网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