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恒天财富近4亿产品违约,借款逾期超37亿!

2020-06-16 15:23:07 来源:互联网 浏览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邓氏父子挪用资金,产品陷入泥潭

  2020年5月27日,恒天财富嘉信壹号和贰号私募基金到期,在等待了三年半后,投资人没有一分钱收益,本金也只能拿回约60%。

  项目成立于2016年11月23日,募集资金规模为3.87亿元,投资期限是3.5年(1.5年投资期+1年运作期+1年退出期)。

  按当时的材料,资金将投向深圳中睿泰信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基金管理人为中安泰信(深圳)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资金最终将用于天翔环境跨国并购德国欧绿保集团,后者有着50多年的经营历史,当时为全球第7大资源再生及环境服务企业。并购完成后,欧绿保集团仍然保持40%的股权,天翔收购60%。

  按照培训材料里的说法,卖方的宿求是战略同盟,通过天翔拿国内订单,由项目公司做承接。主要是电子电器设备回收、废旧汽车回收、塑料纸质品回收等,也是固体废弃物处理最主要的部分。

  2018年半年度管理报告中,显示报告期内项目运作正常。

  其实,在2018年上半年,天翔环境大股东邓亲华、邓翔父子俩便已经开始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直到2019年4月发布的产品公告中,邓氏父子挪用资金的问题才被披露,核心要点有这么几个:

  1、天翔环境大股东邓氏父子挪用项目公司资金累计人民币6.455亿。

  2、邓氏父子和关联方在境内项目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主导并购,目前部分合同有异议。

  3、天翔环境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5.97亿。

  4、实控人资不抵债,差额补足业务无法履行。实控人履行回购条款也出现困难。

  5、挪用资金主要用于补缴股权质押保证金。我方资金已投入中睿泰信,中睿泰信投入一境内项目公司,该公司通过境外SPV收购股权。收购共计约32亿资金,20亿直接出境,12亿其他原因无法出境留在境内。出境不足的资金,在境外向长城资产做了1.7亿欧元贷款。

  天翔环境实控人舞弊,为主要责任人,境外资产收购的财务顾问中金,负有监管失职责任。

  6、目前保全资产为“成都亲华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成都中德天翔环境投资有限公司”20.59%的股权。可收回本金额为67%,资产的评估价值不代表未来可变现金额(注:当时天翔环境还未被暂停上市,现在可能要打折扣)。

  天翔环境方面,2019年1月初,天翔环境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3月8日,包括实控人邓亲华在内的四名天翔环境股东被立案调查。

  在2018年1月1日到2018年7月17日,半年多的时间,大股东总共拿了上市公司近21亿。而天翔环境2017年的全年营收才9.4亿。

  截至今年5月底,天翔环境金融机构借款累计将逾期约37.4亿元。

  兜比脸干净。。。

  风险,如实告知了吗?

  熟悉的配方,相似的味道。

  对天翔环境的投资,本身是高风险的股权投资,但因为回购等结构设计,不少入局的投资人都把恒天财富嘉信壹号和贰号当成了固收产品。

  而在培训材料里,有这样一段话:天翔大股东提供担保的同时是要50%的后端收益,所以对客户来讲此产品的风险收益比非常划算。

  产品安全度很高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天翔环境对于跨境并购模式已经摸透,之前两步走模式完成美国大型环保公司的收购,又通过并购基金成功收购另一家德国公司,目前正在将资产装入天翔上市主体,预计2017年一季度完成。

  2、退出路径很清晰,预计30个月(2.5年)完成收购,完不成的话,天翔大股东差额补足回购,客户到手年化8%。邓亲华有天翔30亿的流通股权,以及5亿的流动资金可调配。但其实项目走到差额支付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正常退出路径有三(8%/年的差额补足担保+40%超额收益):2017年非公开发行现金退出;2018年非公开发行现金退出;2018年非公开发行换股退出。

  方式不同,预期收益在年化14%-20%之间。

  一份培训视频中也显示:

  1、上市公司承诺,在30个月的时候,收购我们持有的股权,如果没有完成的话,我们有权要求上市公司按约定的收益率对我们的本金和预期收益率做出补偿。

  2、大股东对本金和最低收益进行担保,也就是说,对投资人而言,最低也能有8%的收益,同时还能分到50%的超额收益,从保底部分看,跟现在纯固收产品已经持平了,但是还有一个比较大的空间,对投资人来讲,是非常划算的。

  在一个一分多钟的维权视频中,投资人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打破刚性兑付,是要求卖者如实告知风险,而根据投资人手里的材料,该产品的高风险被隐瞒,做出了违背真实意愿的投资选择。

恒天财富近4亿产品违约,借款逾期超37亿!

  明股实债

  明股实债,顾名思义,就是打着“股权产品”的名义,行之“债权产品”的事实。它的特点是“投资回报不与被投企业业绩挂钩,而是在约定期内获得事先承诺的固定收益”。

  这样的套路虽然不合规定,但其实早已有之,是私募江湖里一套不成文的潜规则。

  从产品类型角度来看,股权类产品虽然预期回报高,但周期长、不确定大,像IDG投的“三只松鼠”虽然回报惊人,但一等就是七年;此前它在P2P的诸多布局更是因为赛道坍塌而多有倾覆。

  但话又说回来,就是这么一类高风险偏好的私募产品,却能获得数倍于证券投资的募资量,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首先从客户的投资偏好来看,机构用户一般都是优先伺候的大金主,而这类投资者向来偏爱收益较稳的固定收益。。。当然,N年N倍的真股权也有人玩,但肯定不如“高息债”有吸引力。

  而就算是一般的投资者,“天生不确定大”的股权产品也需要更多的增信、风控来吸引募资。

  那么最好的风控、增信是什么?自然是回购、第三方收购、定期分红这样的“保底”措施。。。玩的凶猛的,背景硬的,在短短几年内便成为行业巨鳄。

  去年跑路的知名PE永柏资本,其66亿的逾期项目里就有一半是地产股权项目。地产我们都知道,因为政策关系,IPO这块很难做,也就没有什么“上市收益”,最终只能以高息固收来应付投资者。而这些固收的资金来自哪里?

  多半就说不清楚,可能就像永柏一样整些“借新还旧”、左手倒腾右手的勾当,一旦资金供应链断了,那就万事休矣。

  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很多,前些年的知名大雷——乐视、阜兴、金诚,基本都有这样的问题共性。

  比如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某款资管计划,就明确设有“回购条款”,而且它没有直接认购乐视股权,却是以某资管的有限合伙份额间接入股的。到投资者手里,其收益形式也成为了“固定收益+浮动收益”的套路——一个股权产品,却有8%的明码标价。

  如今,刚兑打破了,明股实债被严格监管了,但是,那些年发的产品,又该如何处置呢?

  在风险告知不够充分的情况下,上了明股实债的车,东窗事发后,一句买者自负,追回部分本金就结束了吗?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更多

为您推荐